栗子

迷刀剑和全职,咪酱爱你,比心😘

【男神x你】【孙哲平】当你姨妈疼得起不来床的时候(4)

笔落书成:

-以往我姨妈疼都只是第一天的,然而这几次特么天天疼,我去/他/大/爷的


-我这日常OOC也是没谁了


-照旧手机码字,排版请将就_(:з)∠)_


==================


不得不向姨妈势力低头。


你躺在床上边哼唧唧边怨念地想。


今天的孙哲平似乎格外敏感,你觉得你哼哼的声音不大,可他还是像是听见了的样子,跑进房里来看你。


“啧……脸色怎么这么差……这是生理期到了?”他不但发现了你不对劲,而且一猜就猜到了。


“你肿么知道?(๑°3°๑)”你不想让他担心,故意卖了个萌。


“虽然具体日子我老是记不太清楚,但是大概日子再不记住的话,那还不得把媳妇儿给气跑了?”


以你对他的了解,你知道他这话虽然听起来挺强势的,其实想表达的意思实在是软得不行,甚至都可以说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苏了,你不禁笑了起来。


“哪儿能呀。我都看上你这么久了还能跑?”


“我要是不好好疼你,别说你了,我都得跑。行了,你先休息着,我去给你冲红糖水,完了给你把热水袋备着,这两天活儿都我来。”说着孙哲平就跑去折腾了,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留。


其实他今天要格外强势些,平常都是有事就跟你商量着来的。不过你也知道他这是为了防止你作死,他在的时候劝你少碰凉的你会听,他不在你就转头忘,结果姨妈来了你就生疼,搞得他一直很无奈又拿你没办法。想到这你觉得挺不好意思的,就没多说什么。


这时你感到被窝里塞了一个热乎乎的东西,并且准准地靠在了你肚子上,原来是孙哲平已经弄完了,你出于不好意思的想法,跟他说红糖水要自己喝,还很没有气势地对着他傻笑了几下。


结果他反倒被你盯得不好意思了。


“咳……媳妇儿你先好好躺着,我去把衣服洗了卫生搞了,等我干完活儿了再陪你,成不?”他这又是要包下所有的家务又是觉得没能陪你,我的天哪,这迟早得被他惯成废人不可。


“哎哎没事的!那啥你也别太累了,手还没好利索呢别把自己又给伤着了啊!”眼要看着他急慌慌去洗衣服,你又为他着急,咬了咬牙提大了点声音对他叫道。


“嗯,知道了。”他声音不算大,刚好你能听到,你也稍稍放心了些。毕竟虽然他看起来挺糙的,实际上什么事儿他都能揣摩着最合适的程度来,又稳重又靠得住;而且他平时很让着你,你实在无能为力的事情他又都帮你撑着,所以你虽然老作死,但是你也知道分寸,不然让他太担心也挺累人挺过分的。


可能他说不出什么特别苏的情话来,但是呢,一个能说出“我是你爷爷”这样的话的大老爷们儿能这么体贴周到,这恐怕也是属于他自己的情话了吧。糙是糙了点儿,可终究不是直男癌,还特别疼媳妇儿,这样的人哪里不好呀。


你想着想着,就对趁着洗衣机里的衣服暂时没洗完,抽空来陪你的孙哲平笑得更灿烂了。


结果孙哲平倒被你莫名其妙的笑给吓到了。


“媳妇儿你这是……疼傻了?”吓得孙哲平都忍不住吐槽了。


“嘁,你才傻了呢!我这不是觉得你这么照顾我喜欢你么!哼!”你故意跟他闹了闹。


“…………”孙哲平被你打的直球弄得一时无言。“对了媳妇,”他顿了顿继续说道,“等你好了咱抽个时间看中医去,你不是老说中医治本儿么,你老这么疼也不是个办法。以前一直拖,这次不能再拖了,没空也得抽空去。”


“哎呀……”你虽然作死的念头蠢蠢欲动,还是在觉得对不起他的体贴的愧疚中答应了他。“那好吧……不过我们不用花那么多钱的,这也不是大问题嘛,花钱太大手大脚也不太好啦。”


孙哲平听到你的话,知道你在细心考虑,笑了笑:“嗯,知道了,媳妇儿。不过既然咱们有条件,就没有不去找最好的大夫的道理不是?何况我媳妇儿疼成这样,我也心疼。”说着话他还躺到你身边,抱紧了你,埋首在你颈窝,仿佛不这样你就会跑掉一样。


你的手握紧了他环在你腰上的手,感受着来自他身上的温度,那种你在一个人过得时候从来都没有体会过的,与人相偎的暖意,真是舍不得放开。人生这条又长又难走的路,能有这样一个人来陪着,大概是这辈子最好的运气了吧。


“大孙,谢谢你能来。❤”


====================


一点儿题外话,我以前有不小心瞥见我哥在浏览关于女生来姨妈的信息,而当时是他跟我嫂子在谈但还没见家长,瞬间我就觉得不愧是我哥,不但从小疼我,找了女朋友以后,那种北方男生容易犯的大男子主义的毛病也一点儿都没有。【我真的不是来秀我哥的【你走】】
可能是写到大孙的一点联想吧,关于北方男性什么的,哎呀这些都不重要啦,重点还是男神苏苏苏啦!而且我也写得挺开心的嘿嘿嘿【你走!】
嗯,再次谢谢大家的小红心小手手小评论啦❀.(*´▽`*)❀.

评论

热度(5)

  1. 栗子笔落书成 转载了此文字
  2. 羲和玄溪笔落书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