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子

迷刀剑和全职,咪酱爱你,比心😘

迟到的恋人[联五x你]

湫鲤之否:

王先生。:



#此为联五你的梗,雷者自避




#很甜很甜




#五人分开的短片




#小学生文笔#
















今天是你和他成为恋人第一百零一天,你们约好今晚会一起共进晚餐,他却迟迟不赴约。你烦躁地要命,低头几次故意把皮鞋磨人的后跟蹭到自己的皮肉,疼痛使你愈加愤怒。








【伊万·布拉金斯基】




锁芯忽然有转动的声音,你停止了自行伤害的行为,安静的坐在桌前,眼前的蜡烛快要点完了,你生气极了,甚至想扔掉整个烛台。他进来了,喝得烂醉,手上还紧紧攥着伏特加的细瓶口。他看到你,立刻笑起来随手扔掉了酒瓶,紫罗兰花儿似的眼睛眯成一条缝,玻璃瓶掉在地下。叮叮当当一阵响,他没有发觉你的愤怒,反而觉得是你冷落了他,他上前两步在你的椅背前停下弯腰搂住你的脖子,你闻到一股酒味。




他把脑袋埋在你的脖颈处,你感觉他的银色的细发软软地蹭在你的脖颈处。你很火,却又不敢出声,你甚至想回头抱住他,你或许觉得这样很没志气,所以你忍住了。你舒了口气把皮鞋脱下来,放在一边,解下精心打理的头饰,摘下你攒了很久钱买的项链,拉下了镶着水钻的手链,你忽然肩膀一抖哭了起来,你期待他来安慰你。但一会儿又自嘲地笑起来,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什么傻话,他早就不在了,明明你最清楚了。
















【王耀】




他急急忙忙地冲进来,浑身都是水,滴滴答答地淋满你刚拖完的地板和跑到几公里外的商场花一天挑来的地毯,这加重了你的怒气。他显得很狼狈,你听到水声和他大声喘息的声音,你知道下一秒他就会开口向你道歉,但是你想要表现的并不想听。他没说话,粗喘也渐渐平复成轻柔的呼吸,他有几根黑发被雨从布条里打了出来,水顺着发丝滴下来打在他的衬衫上锁骨上,他很瘦,却不羸弱,衬衫很好的透出了他不差的身材,你想着以前为什么爱他和他以前的体贴。你怒气消了大半,你努力弯起嘴角想要回头对他笑,你知道他的黑眸里肯定也盛满温润笑意。但那滴落的水声却忽然停了,你惊吓地抬起头一会儿又低下去。




你伸手捏起水杯猛得回头朝空无一人的墙角砸过去,眼泪顺着你的脸颊流到了你的唇边,很烫很烫的眼泪,烫得你想喊,水杯砸在鞋柜上发出很大的一声脆响,比起玻璃的声音,你更在意里面的水洒了一地的声响。




他都离开多久了,还做什么梦。
















【亚瑟·柯克兰】




他用公文包抵开了门,小心翼翼地抬头看你,那双剔透得像祖母绿一样的眼睛露出少有的抱歉和踌躇,他在想该如何哄你,你却故意把头偏向一边不愿去看他。你知道他肯定不会故意放你鸽子,肯定是被客户缠住了,但你可不会轻易放过他。他身上原本整齐地西装皱皱巴巴,领带歪向一边,甚至还沾着一些食物的碎屑,他有洁癖,你很明白,一定是他匆忙之际撞到了餐厅里穿着夹克端菜的侍者又来不及擦便开车赶回家。你一想到他急急忙忙地不知所措的样子就感到开心和满足,你忍不住笑起来。他或许听见了这细微的笑声,轻舒了口气。




他很少没有绅士风度,你却听到了他重重搁下皮箱大笑的声音,你想开口制止他,告诉他现在是半夜,嗓子却像被咸水灌满了,你吸了口气哽咽了一下,上扬的嘴角像是失去支撑尴尬地抿起来。你用手捂住自己的脸,他送你的尾戒搁到了你的眼睛,你感到不适,于是把这个东西摘下来扔到了不知道哪个角落。你知道那个上面刚刚一定沾满了你没掉下来的眼泪。




人都离开了,要这个东西做什么。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他穿着华贵繁杂的礼服,一看便知是刚从宴会上回来,一身的香水味道让你感到很不开心心里一阵阵的紧,他的衣服上甚至沾着一位姑娘漂亮帽子上的白鹅毛。你气不打一处来,只好委屈地咬着自己的嘴唇,恶狠狠地剜着他之前送给你今天用的名贵红酒。上面是你看不懂的文字,你忽然对你自己的学历感到羞愧,莫名而来的自卑让你有和他大吵一架的冲动,但你知道他会让着你。所以你感到更加不安,更加害怕有一天他意识到这点该怎么办。




他慢慢走近,靴子踩在地面的声音让你心跳加快脸颊泛红,你紧张地攥着自己的衣角,你知道自己无法招架他的攻势,你为自己的没用感到懊恼。他没出声,你明白他在等你出声,于是你笑着捏起那花瓶里的玫瑰,上面有刺,扎到了你的指腹但你不怕,也面不改色地把花送到自己的嘴边,你能想象到现在自己的笑容一定很张扬。你回头头扬着张口叼下一片花瓣嚼了嚼。苦的。你用力握紧花杆,刺深割进去。你又松开手,掉了一片花瓣的玫瑰妖艳如初。刺痕里有凝聚出来的血液。




花的主人都消失了,满园玫瑰还留着给谁看。
















【阿尔弗雷德·F·琼斯】




他抱着一包肯德基的外卖从外面走进了,像个犯错的孩子一样乖巧的抱着那个纸袋,你当然明白他肯定是在肯德基睡着了,为了让你消气才买的这一袋东西。他从来不嫌弃你有多胖,也不支持你减肥,甚至会抢下你生啃的西红柿然后训斥你。他像个孩子,从来不考虑别人的感受。不过他现在应该是知道错了。他嘟嘟囔囔地向你道歉,声音小得可爱,甚至连一向大喊出来的自称也强迫自己在这时改了口。你看着他低落地映着烛光的大海似的蓝眼睛和深深垂下去的睫毛,忍不住想要在他颊边咬上一口。你完全没了刚才的怒气,甚至没骨气的想要现在就把他推到沙发上去,不过你沉思一会儿还是伸出手去要那个灰纸袋,他喜出望外地看你,声音又变的高起来,兴奋地夸赞自己。你一点儿也不生气,觉得他这样真是可爱到爆炸,你想摸摸他的金发,门铃却忽然响了。




你愣了一会儿从门缝里塞了钱出去,接过了外面人送来的快递,你笑着打开里面是你期待已久的汉堡和薯条,旁边还放着一瓶可乐。你惊喜地抬头四处张望,但看着空荡荡的黑屋子,忽然把纸袋甩到桌子上,几个茶杯掉在了地上碎了。




这东西买来,根本没人吃不是吗。












#感谢所有看到这儿的人。#






评论

热度(121)